推广 热搜: 钱币  光绪元宝  银币  袁大头  古玩  古币      瓷器  书画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李慧绘画鉴赏

   日期:2019-07-11     浏览:9    

  笔墨清雅,如诗如歌

  李慧绘画鉴赏

  乙客|文

  李慧,自幼受艺术熏陶热爱绘画,大学毕业后,在从事设计工作的同时,一直坚持绘画,并于2014年先后进修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花鸟高研班、四川诗书画院秦天柱高研班。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院老教授艺术研究协会会员,中国现代工艺美术协会会员。

  南齐王僧虔在《笔意赞》中说:“书之妙道,神采为上,形质次之,兼之者方可绍与古人。”这虽然是评论书法的 一句话,但对于书画同源的中国传统绘画来说却也有着一针见血的提纲掣领。苏东坡在《书鄢陵王主薄所画折枝二首其一》中说:“论画以形似,见于儿童邻。”再次强调中国画的贵在神采,而非简单形似。纵观整个中国古代绘画史,中国画经历了形似早期,但更漫长的历史中是以神韵为主导审美取向的。这也决定了在中国画的顶层主流不会有太多赋艳精工之作。

  作画过于肖似过于逼真,虽然在技法上达到高度的完备和成熟,但未免流于程式化,缺乏画家个性化的精神疏泄,也缺乏更高的审美意境和精神突破。比如被誉为国宝的郎世宁的《百骏图》,其中精细刻画了整整一百匹各尽其态的骏马,其技法之精湛、造型之准确,笔墨色彩之高妙近乎无出其右。就技法、笔墨而言,已达到中国传统绘画的巅峰,尤其是与西洋画的结合,让郎世宁的骏马在当世一骑绝尘。但很可惜的是,郎世宁画马固然深谙其法,但其画以画马而画,并没有超脱画面之外的深邃意境,也没有画家个性精神化的独特语言,因此,虽然此画弥足珍贵,却难以成为一流的画作。当然,书画的价值是一种更综合化的取向。

  余秋雨在《青云谱随想》一文中专门论述了他对中国画精神领域的侧重。余秋雨是文化学者,其侧重方向更是精神层面,中国画的精神层面固然重要,其外在的技法和绘画语言也同样重要。余秋雨认为,韩滉笔下的牛、韩干笔下的马并不象征什么。这一点和郎世宁的《百骏图》似乎同出一辙。如果一定说有什么象征的话,二韩的牛、马可能是一种崇拜,而郎世宁则是象征繁盛强大的大清帝国。作为马上的游牧民族的满清,马或许真正象征着国力。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些画中几乎就没有画家的思维语言,没有画家的感情和精神世界,完全是一种被控的工艺化的画作,因此,这些画虽然精美绝伦,让人叹为观止,但在内心深处却没有真正的精神触动,而是流于对技法的膜拜和对画家才华的钦佩。

  李慧从小学画,随着年龄增长,由西画而入中国画,加之长期从事设计工作,天生对工艺美术敏感,对中国画在意境和留白上的处理,也有了由繁入简的领悟,并融通于其作品之中。就其作品的构图而言,精致绝伦,光彩照人,装饰性强过了艺术性。这并不是说其画不好,而是说其风格独特。李慧的画虽然工艺性非常直观,但她巧妙之处在于,能将传统绘画的气韵生动融入画面而毫无斧凿痕迹。应该说,李慧尝试着将工艺美术和传统绘画熔铸一体,其个性风格已初见端倪。

  就风格而言,李慧的画的确与众不同,她的画清新莹润,笔墨疏淡,有着光影的跳动和如真似幻的背景。而这种意境如诗如歌,蒙太奇般迷离,婉丽动人,给观赏者带来的不仅仅是画面的诗意,而且能够身临其境恍如聆听雨水的清音、鸟雀的欢叫。

  与传统的花鸟画相比,李慧的花鸟画,笔墨清淡如水,赋色清润如纯,在玉宇澄清般的背景当中,色墨峭出,有了竹叶的如翠如玉的剪影,有了鸟雀的点绛唇般的玲珑秀美的身影。这种清纯婉约之美,疏朗空灵之意境,已非传统书画有之。此外,李慧的另一种作品则是精工细腻,立体感强,温醇可人,其风格依旧是清丽脱俗、不食人间烟火般的清净虚空之雅。

  李慧的画,如竹叶青茶般的澄澈轻柔,如爱丽丝般的梦游仙境,如班得瑞的天籁之音。虽然为水墨画,实则清音袅袅,洗涤灵魂,超然物外,得脱笔墨行迹,为大雅堂庑之境。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0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