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瓷器  银币  青铜器  古玩  书画    玛瑙  字画     

“FLYING BLIND + 蒋志”专题展即将启幕

   日期:2018-12-06     来源:[db:来源]    浏览:13    评论:0    
核心提示:[db:简介内容]

e0GJUsxI6GXvMzkraKQH4LbYWhThQiflfFeKZeWZ.png

LG1yuIv0LTrotZ7SosPxtlABN68ZUBoy7ERJ5E9l.png

5qiNnBcgDgYJPGHQXgDW8nqUlzC3GvJAL1qQsriZ.png

2018年12月9日,雅昌艺术中心将联合两眼抹黑推出【FLYING BLIND +蒋志】专题展览&艺术家电影放映活动。展览中蒋志以“书”为线索展开艺术实践,涵盖影像、摄影及书籍/脊(装置)等丰富的创作形式。同时,此次展览也是首次集齐蒋志以“书”为媒介的全部四部创作作品:《字》、《空格之书》、《窄书》、《P366  and  P367》,并完整的向公众呈现。展期将延续至2018年12月28日。

 《空格之书》

今年有一天我整理以前的文件,发现一些在2002年间写的小童话,其中有一篇叫《一个字的忧伤》,里面写的是:一个字,非常渴望能在报刊杂志上公开发表出来,但是“主编”各种不通过,这个可怜的字只好一直变形以符合出版的要求,直到最后,它变成了一个空格……

这篇小说再次被我看到,也许在提醒我还有这么一个忧伤的字存在,那种忧伤还存在着。所以,我想是时候该郑重地为它——“这个字”出一本真正的书,一个单行本。一个虽然低微却不会被忘记的“空格纪念碑”。

这本小小的“空格之书”,可以在人和人之间传递和保留,体会到不同肤感的手掌的温度,会在世界上很多书架里和其它同类安静地在一起,也会流浪到旧书摊和二手书店,或被遗弃在路边,腐烂,被焚烧,被打成纸浆,多美好的经历,经历一次生命,并就这样流传下去……

y8a5lbFgqvrR8w6ESwkwSgfIROg5cxElrwinMAtD.png

5fyKstgONgdZrUc9XHiAq3EMDDCCr5pMXixVDguZ.png

《空格之书》 2018,出版 18  1×13.2×1.8cm

《一个字的忧伤》

没有很久以前,有一个字,新新的,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露过面。它不是那种完全甘于现状、无所追求的字。它觉得有些忧伤,觉得自己被世界遗忘了。因此它非常想把自己印到报纸上去。等到它把勇气鼓足的那一天,它去见一家报社的主编。

主编大人说:“你这个字,还不错的,可是。你的个头太大了,我们的版面有限啊……”

这个字说:“没关系阿,我可以改嘛!我可以变小啊。”

它好几天不吃不喝,把自己瘦成了不到原来的十分之一。它又虚弱又苍白,到了主编的门前,它几乎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主编一开始并没有认出它来,他看了一会,又摇摇头说:“个头是差不多了,但是你的棱角太突出了,我完全是站在一个普通读者的角度来看,你的形象太刺激了。”

这个字说:“没关系阿,我回家自己磨啊!”

它买回一块磨刀石,一天到晚沙沙地,不停地打磨自己,那些突起的地方都磨平了,它摸了摸自己:太光滑了!它不得不又做了一个三角架把自己搁稳,要不然它就会不停地滚来滚去的。

主编其实已经认不出它来了,半餉才说:“哦,还不错啊……光彩照人啊,但是你以前在别的地方用过吗?为别的党派工作过吗?有没有参与过有政治问题的言论?有经济问题吗?有没有乱搞过男女关系?有没有被非法组织利用过?你这个样子会不会是练过什么功吧?……”

这个字不住的摇头:“老天啊!我可是干干净净的一个字啊,还没有被别人用过呢!”

“还是个处女字?”这个主编喜欢开点玩笑,他一下子变得心情很好:“这样吧,你能不能自己出点钱,我们马上就把你刊登上去,这样我也好对其他编辑有个交代?”

这个可怜的字有个可怜的坚持,大家都说最惨惨不过卖身了,难道还要自己出钱把自己卖了?这个字不由得悲从心起,就在主编室里嚎啕大哭起来。

主编思考了一会,对它说:“好了好了,这样吧,你可以上我们的报纸,但是有一个条件,为了不闹出什么事,你在里面必须不露声色地……”

现在你们明白了吧?为什么你们看报纸的时候,偶尔会在里面发现一两个莫名其妙的空 格。那就是它,这个字。

《窄书》

蒋志将许多不同种类的出版物的书脊部分切下,贴上金箔,以此制作《窄书》。这一系列作品去掉了书籍的主体内容,却讽刺性地保留了书的“脊梁”。这种创作与一种发生在出版物领域的“被动或主动自我审查/屏蔽”现实有关,可以被视作是体现了一种警世的对抗性手段,也展示了在极为有限的表达空间中创造出突破性表达和阅读的可能性。

o57FWIKP4dXDDpTGPIy16ZwsXB9rfxpx7tjNQDbt.png

sDjOA2umZtA4it8V7ldVxPiWqin8lzWool1YOHAe.png

《窄书》 2018,出版物,金箔,铝合金,29.3×21×3.1cm  独版

《字》

一个安静肃穆的人,阅读者?抑或是作者?翻开一本空白无字的书,直到书页间打破了沉默,以一种暴烈的形式,一字一句没有显示自身为何,只是将惊心动魄的力量在我们面前开启。

KHvaM70qY3BttQiL9Rg1UsxopR1FJE5xUxxcIGoG.png

xzroRkWzfW2bl1k7FBG8ihV1pYQgQK3EnUhQpwYF.png

0fuRtqmhifeKX8oPm0xH8jXhhz3fbwNp5TwSdz0h.png

《字》 2018  单屏高清录像 15’53’’

《P366  and  P367》摄影

我意识到原来我们阅读了同一本书,并且也发现我们曾经停留在了同一页。

两本书待在一起,像两个人,是一对情侣,或者是陌生人,或者是敌人。

就算我们停留在书的同一页,所见所思也并不尽相同,差别之大、之多,如同天堂与地狱,如同银河的星尘。

“在《第366页》和《第367页》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两本并列或叠加为不同方式的书。如果说书是人,或者是说人是书,那么他们排列的方式不同,也便是他们关系的不同。一个人与另一个人并置,或一个人在另一个人之上,他们并无真正的交集,正如同神秘主义者所说的那样,每一个人的经验,仅仅只属于其个人。”

《P366》

TIwnf1ELDXe0mZSn4oKvnQpY4c3T5Mvm6YslNZeD.jpeg

2018 ,艺术微喷,42 X 31.5 cm,8+2Ap

《P367》

8f1Y7pBCA1MlM6R4PuIotOTOG7RHWBGEGtKYjFxf.jpeg

2018,艺术微喷,24.3 X57 cm,8 + 2AP

《无趣闲笔》

有一次我抄心经,一不留神写错了。不想浪费这张纸,就用毛笔蘸清水想把这个字洗掉,涂擦着纸上出现一个形,当然无法说是什么,就是一个痕迹而已,但它可以生长,它需要在这个空间里生长出来一个面貌,随着这种感觉笔墨落下、移动,这个形生长起来,在另一个位置又冒出另一个形,它们在这空间里的感觉,像是在一个新诞生的空白星球上生长、既不是有意去相互谦让、左右照顾,也不是毫无关联,它们虽是兀自生长,但都是就势而生⋯⋯就渐渐地有一个小小的世界建立在这个空间中了。这种漫无目的、有意无意的行为⋯⋯我想也许可以当成一种有趣的日常训练。

因为考虑怎么给这些东西标个记号,正好我老早以前MSN名字叫"无趣者",就拿来用了。无意趣求的时候才有趣吧。

安理喂,这些叫"无趣之作"好了。

RAsXhPSwGHD25rmkd1mqkcPekn1M3E24jZ95bVHa.png

RxYgsN1lADL0GFxTJSwbCiU1aZcapwdtAgblyMM7.png

《无趣闲笔》

水墨小品

2018,水墨、金潜纸,独版

作品尺寸:33cm×11.3cm

精装礼盒:34.5cm×13cm×3.3cm

蒋志 JIANG Zhi

1971年生于湖南沅江,1995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现居住和工作在北京。蒋志的创作包括摄影、绘画、录像及装置;小说和诗作亦是他开始艺术创作以来的重要媒介。他长期深入地关注各类当代社会与文化的议题,自觉地处在诗学与社会学这两个维度的交汇处上,并着力于如何使那些我们熟悉的日常社会和个人经验转换进作品文本中。

蒋志2000年获中国当代艺术提名奖(CCAA),2002年,香港国际电影短片节 “亚洲新势力——评委会大奖” ,2010年改造历史(2000-2009年中国新艺术)学术大奖。2012年获“瑞信·今日艺术大奖”。

个人作品集有:《木木》(1999),《照耀我》(2008),《神经质及其呓语》(2008),《白色之上》(2008),《颤抖》(2010)。

 
标签: [db:关键字]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付款方式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